logo


 
        首頁 English 繁體 简体
 
 

̳л

委員隨筆

香港物流業面面觀

前言 儘管香港的物流業被香港政府冠以四大支柱行業之一的美譽,但香港政府投放到物流業的資源相對來講是極爲有限的。可能大部分官員和市民的看法都覺得隨著國内的經濟發展,香港的整體經濟需要急速轉型,把重點放到金融和服務等行業,而忽略了香港一貫效率高,靈活性強的優勢,是完全可以在市場上作進一步的競爭的。要使香港的物流業能繼續發揮其競爭力,香港政府在政策上的配合是不可缺少的,筆者就着港口、機場和物流園等幾方面的發展作一些愚見。

港口發展 香港過去很多方面的成功,都是有賴於政府的“不干預”政策,讓私營發展商靈活的按市場需求積極參與發展。貨櫃碼頭的發展也是在這巧妙安排下孕育出來的成功例子之一。到八零年代,由於貨櫃行業發展極爲迅速,政府才成立一個咨詢及監督性的港口發展局,在制定政策上加以配合。過去我極認同碼頭業界的論調,說隨著中國沿海港口的發展,生産商往北移,香港並不急於發展更多的貨櫃碼頭,十號貨櫃碼頭到現在還是在磋商階段。但看到鹽田港過去十多年的發展,就讓我體會到“需求引發供應”和“供應引發需求”這兩套截然不同的理論是可以共存的。葵涌貨櫃碼頭在八零年代,由於貨運量凌厲的增長,新貨櫃碼頭的“供應”就遠遠跟不上貨運的“需求”,這當然是“需求引發供應”的絕好例子。但鹽田在九零年代建港初期,外國商人根本就沒有聼過鹽田這個名字。後來得到了外商的參與,大量投放資源去發展及推廣,鹽田港這個新碼頭的“供應”很快就被用家的“需求”所歡迎,貨物大量轉到鹽田港。要知道香港貨運業效率高靈活性強的優勢,若得到進一步的發揮,是絕對可以讓香港的港口與深圳的港口平分春色的。可惜的是船公司在香港收取的碼頭處理費一直高企不下,更按年遞增,令香港的整體運費遠高於深圳,多少成爲港口發展的絆腳石。盡管如此,香港政府還是應該積極推動十號貨櫃碼頭的發展,筆者個人的看法,發展十號碼頭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會遠比迪斯尼樂園的好。

機場發展 空運與海運的不同之處,是航權要經過國家層次的雙邊協定,並不如海運的船公司可以隨時增加或遞減航綫或航班。香港機場就是在這政策上佔了優勢,航班密度及覆蓋的國家就遠比國内機場高,加上香港機場的高效率,空運業在未來數年,是可以保持一定的競爭優勢。但隨著中國在國際舞台上影響力的增加,香港空運業絕對不能滿足於現狀。香港機場現正努力與國内鄰近機場加強合作,在互補不足的情況下,應該是一個雙贏的局面。筆者對空運的認識不深,但經常聽到空運業界對香港機場加建第三條跑道的要求。機場管理局也積極的研究增加班機升降密度的可行性。据理解,有關方面亦對加建第三條跑道作認真的論證。筆者也按“供應引發需求”的理論來支持第三條跑道的加建,更希望有關方面加入富競爭性收費的元素,令香港的空運業得以保持競爭優勢。

物流園發展 專家們對物流園的發展都是偏向走高檔的路綫,但環顧香港物流業創造比較多就業機會的是越來越緊密地中港兩地物流。為配合國家的政策,很多在國内生産及組裝的貨物,要先完成出口的程序,才能再進口,很多物流經營者就在新界北部靠近深圳邊境的地方作業。可惜香港政府在政策上沒有好好的配合,在靠近邊境的土地只能作短期用途,物流經營者基本上不願意作任何長遠投資,導致目前在新界北部的物流運作只能使用很簡陋的設施操作。筆者的愚見是香港政府應該仿效當年在沿海搞的貨物裝卸區的概念,在新界北部找一些合適的用地去推廣中港跨境物流,經長期論證還沒有什麽定案的“河套區”可以是值得考慮的地點之一。跨境物流園的硬件可分三類,第一類是簡單的“快速集散區- fast cross-docking”,設施只需要一個有上蓋的裝卸平台,滿足進口或出口貨物在進入國内之前或從國内經香港準備出口的時候的快速集散需要,整體設計可參考目前在深圳的華南物流園的運作。第二類是一般集裝箱貨物集散倉庫(Container Freight Station),供物流經營者、船公司或貨運公司使用。第三類是現代化的物流倉庫(Logistics Warehouse),設施必須要具備基本要素: 优質防塵地面,恆温、恆濕、低温,供用家作檢測、組装、包裝等增值服務。物流園區的設施由政府發展,不同類型的倉庫按市場要求建成不同面積的單元,再加上其他基本設施如水、電、通訊等,給經營者租用, 讓经營者在得到一個相對合理的租賃條件(租金及租期)下, 根据市場及客戶的要求, 投入各类先進設施: RFID、檢測設備、特殊貨架、特需設施、數据中心等。這措施可能對目前在葵涌貨櫃碼頭區經營倉儲的地產商得天獨厚的地位起了一些衝擊,但對挽救經營日益困難的物流業應該是一支強心針, 也是香港整体經濟長遠發展不可缺少的一部份。

收費不健康的發展 香港多項基本運費,在過去十年不單沒有增加反而降低,但同時也增加了多項巧立名目的收費,什麽登記費、閘口費、文件費、碼頭處理費、保安費等多如繁星,有時候把所有的雜項收費加起來就比基本費用還要高。部分物流經營商更向船公司或貨運公司提出:免費服務及現金回贈,他們就是利用多項現金收入的收費來維持經營,這些收費對象的轉移,對經營物流業務環節中的經營者,特別是運輸行業,帶來沉重的負擔。對物流行業各項不健康收費的發展,筆者只好輕嘆一句無奈。

結論 香港優良的海、空港,加上靈活的海關制度,到目前還是佔有一定的優勢,只要把這些優勢再進一步發揮,再加上政府政策上的配合,物流業的將來應該還是有發展的空間。值此香港物流商會三周年會慶,祝願香港物流商會會務蒸蒸日上。

創會會長毛紹演隨筆

香港物流商會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 The Chamber of Hong Kong Logistics Industry Limited
Powered by Sanesys Limited
̳л